拐杖糖

我是你朝圣路上虔诚且卑微的信徒

【周迦】什么都要加牛奶的男人

脑洞来自一个日本的魔性洗脑视频《什么都要加牛奶的女人》每天循环三十遍真的没救了









星期三公司食堂的B套餐——马萨拉咖喱鸡,盐烤秋葵配蛤蜊海鲜汤。

 

说实话迦勒底这个公司并不怎么样。不仅压榨员工,薪资微薄,工作环境还相当艰苦。但每年十月公司的招聘会却异常火爆,竞争者趋之若鹜,毕业生们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不谈别的,迦勒底的食堂堪称一绝。

 

老板藤丸立香不惜重金从某米其林三星餐厅挖来他们的主厨。不仅每天推出八款定食套餐,更有各式甜品果盘酒水饮料任君选择。最最重要的,食堂对在职员工免费开放!从主菜到甜点通通不要钱!

 

临近中午,阿周那主厨就看见食堂门口排起了长龙。食客们在队伍里探头探脑,亮晶晶的眼睛里充满了对食物的渴望。阿周那觉得非常舒坦。高级餐厅复杂而繁忙的工作让他厌倦。那些精致的绅士小姐为了显示他们见多识广,不论多么精美的食物摆在面前都要挑出几个莫须有的问题。而公司食堂就不同了,阿周那喜欢趴在料理台上看翘首企足的食客们排起长队,看这些小肥猪们吃得满嘴流油,对他的食物赞不绝口。

 

今天食堂的人比以往更多。出餐区已经忙不过来了,工作人员恨不得长出四只手来上菜。

 

“您好,今天要点什么呢?”阿周那自告奋勇去出餐口帮忙。他以前在餐厅应付过无数麻烦的客人,为客人点餐实在是小菜一碟。

 

下一位是个纤瘦的青年,他点餐非常果断:“来一份B套餐。”

 

有眼光。身为一个印度厨子阿周那格外偏爱咖喱。马萨拉咖喱鸡更是他的拿手好菜。阿周那为此多瞟了他一眼,他胸前的名牌上写着迦尔纳。皮肤皙白五官精致,长得还挺好看。

 

青年撑着下巴看阿周那麻利地做好精致的摆盘,还讲究地用手巾把滴在边沿的汤汁擦掉。

 

“谢谢。”他接过托盘。阿周那敏锐地捕捉到轻微的印度口音。

 

没想到公司里居然也有印度人。阿周那心里暗暗雀跃,目光跟着青年看他找了个位置坐下。

 

名叫迦尔纳的青年把托盘放在桌上,取下背包,从包里拿出一桶牛奶。

 

阿周那很惊讶,饮料区明明有提供牛奶呀。

 

青年拧开瓶盖。

 

他是不是忘了拿杯子?

 

阿周那作势要去取杯子,只见迦尔纳手腕倾斜。等等,你要干什么!阿周那来不及阻止,一注丝滑的牛奶哗啦啦地倒进咖喱鸡里。

 

阿周那目瞪狗呆。

 

他眼睁睁地看着迦尔纳依次把牛奶倒进秋葵和蛤蜊汤里。

 

阿周那脸都变形了。

 

是魔鬼本鬼。每天12点15迦尔纳准时出现在食堂,雷打不动的点一份B套餐,加入牛奶,心满意足吃得干干净净。

 

无法容忍。作为米其林厨师阿周那坚信他的料理味道完美,所有调料互相托衬达到恰到好处的平衡,再加任何东西都是对这艺术品的破坏。何况是牛奶啊!阿周那简直想怒吼。如此低级黑暗,想想就恶心的操作无疑是对他心血的践踏,对一个厨师尊严的亵渎!

 

既然这样,就设计出和牛奶完全不搭的菜单,看你还加牛奶试试!

 

星期四公司食堂的B套餐——醋味青鱼,酱花蟹配炸鸡块。

 

阿周那对这份菜单信心满满,毕竟没人能吃下牛奶醋味蒸鱼、牛奶咸味花蟹和牛奶泡软的炸鸡块。

 

中午12点15,迦尔纳来到食堂。看到B套餐的内容后没有丝毫动摇。醋鱼酱蟹和鸡块摆上桌,迦尔纳神情自然地拿出包里的牛奶。

 

完了,没救了。阿周那眼前一黑倒在料理台后面。

 

倒出的牛奶呈螺旋状注入三个盘子里。迦尔纳用筷子扒下一坨青鱼,在牛奶里沾了沾,满脸幸福地放进嘴里,一贯没有表情的脸上浮现出满足的喜悦。啊这丝滑柔软醇厚的口感,好吃!

 

一年后。

 

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晚餐,玉子虾仁、香料烤鸡和咖喱薄饼。

 

“我先去一下洗手间。”阿周那离开餐桌。

 

厕所门啪的一声关上。迦尔纳眼疾手快地变出一盒牛奶,悄悄咪咪迅速倒进菜里!顺便偷喝一口然后乖巧坐好,等阿周那回来。

 

“你是不是又偷偷加牛奶?”

 

“没有。”

 

“还说没有!”阿周那掰过他的下巴舔掉嘴边一圈牛奶印。

 

迦尔纳擦擦嘴角心虚地盯着地板,满脸通红。

 

“唔…没有……”




end


【周迦】Object Ball Chapter 1

台球paro(斯诺克)
我对斯诺克的知识非常有限(捂脸)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正!

斯诺克(英式台球)规则:
一共22个球共分8种颜色,红球15个(1分) 彩球:黄球1个(2分),绿球1个(3分),棕球1个(4分),蓝球1个(5分),粉球1个(6分),黑球一个(7分),白球1个(主球)
开球必须首先直接或间接击中红球。按照击落一个红球再击落一个彩球的顺序直至红球全部落袋。其中彩球落袋后放回原置球点。然后按照彩色球的分值从低到高依次为黄、绿、棕、蓝、粉、黑色球击落袋中。
当台面上只剩下黑球时,击球入袋或犯规都会使比赛结束,这时如果双方比分相等则重新放置黑球,进行决胜期比赛,此时无论谁击球入袋或犯规都使比赛结束。











场上最后的黑球随着一记漂亮的低杆#1应声入袋。清台#2!

“9:10!本届温布利大师赛的冠军得主——迦尔纳!”

观众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球迷们的口哨声夹杂着呐喊,高呼他的名字,“Karna!Karna!Karna!”

银发球手向看台挥手致意。迦尔纳,以超快的击球速度与准度著称,因为极高的胜局率被称为“日轮之子”。今年21岁的他以世界排名第四的资格参赛便一举拿下冠军奖杯。#3

镜头给到迦尔纳的特写,即使在一片欢腾中这位年轻的冠军也鲜有表情。他安静地立着,脊背笔直。过于白皙的肤色和头发在暖色的灯光底下似乎莹莹罩了层光带,若不是流转的青色眼珠可能真会被误以为是哪里的陶瓷人偶。

“不看了。” 电视机前褐色皮肤的少年略显烦躁地按掉电视机,那人白得刺眼的模样还映在他的视网膜上。谁能告诉他宿敌得了冠军该不该高兴?

至少阿周那不太高兴。他快步走进地下台球室,抄起一根John Parris #4,站稳脚步,压低上身,充满火气地一击。短促而清脆的声响,聚集在一起的红球四散开来。

不管自己的情绪如何,球桌上的阿周那一定是冷静而严谨的。他绕着球台踱步两圈,随后稳稳地架上球杆,一边观察母球#5与目标黑球之间的距离一边在心中演算。一击打在母球正中,白球沿着少年既定的轨迹撞击黑球,精准入袋!随后母球继续滚动,最后稳稳停在一颗红球后面,以便下一击轻松地将这颗红球收入囊中。

作为年龄最小的世界青年斯诺克锦标赛冠军,阿周那被称为“神童”,或者“天授的英雄”。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这些美称并不来源于他的球技,而是其滴水不漏的思维逻辑。据说每一次击球前他都会精确计算角度和力度,并且特别擅长预测和防守,常常在比赛中做出超高难度的斯诺克#6让对手抓狂。曾有媒体毫不掩饰地发言称,阿周那是“未来在世锦赛上最希望看到的选手”#7。正如他名字的寓意一般#8,这位出色的少年像一颗闪耀的明星冉冉升起汇聚着众人的目光。

15个红球已经悉数入袋。阿周那拧着眉毛,“如果对手是迦尔纳他会怎么打?”一次次设想对方的打法,阿周那在脑内调出种种视频中迦尔纳击球的样子,俯身、抬头,击球的角度和速度在脑子里浑然天成。不夸张的说,他看过迦尔纳所有的比赛视频,有的还不止一遍#9。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迦尔纳的死忠球迷。当然,用阿周那自己的话讲这叫“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一口气打完剩下的彩球阿周那才觉得心情平复了一些。但迦尔纳就像阴魂不散似的缠在他心里。他看不惯迦尔纳的打球方式——着急得像要赶着去死一样。斯诺克是绅士的运动,经过完美计算的出杆,布置深谋远虑的策略才是台球的艺术,不是吗?另外,他也不喜欢迦尔纳为人处事的态度——永远面无表情好像别人欠了他五百万似的。大赛中鲜少的发言都出言不逊,完全没有绅士的风度和修养。比起这些,他最讨厌的是迦尔纳的品味——每次都穿骚气的大红色衬衣!

阿周那越想越气,他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说来有趣的是,阿周那并没有亲自跟迦尔纳较量过。他刚刚17岁,才转入职业选手不久。跟迦尔纳的交集其实只有单方面的看他的比赛录像。但即使隔着屏幕,每每看到他,阿周那都清楚地感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血管都在大声尖叫,“战胜他,打败他!”从骨子里生出的暴虐冲上头顶,叫嚣着想要折断他纤细的脖颈,让他低头认输。

“不行,之前他的一个打法我不记得了。”

睡觉之前阿周那突然想起这回事。愤愤地拿出平板搜到迦尔纳的比赛实录。

“就是这里了”少年按记忆把进度条拖到附近。视频上的男正人以精妙的角度打出一个香蕉球,正好击中目标。

“哇塞好球!”

“等等,我说了什么……”阿周那愣了两秒,反手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TBC









#1 低杆:击打球的下部,可以把能量完全传输到目标球上,母球先静止,而后旋转往后运行,俗称缩杆

#2 清台:一杆将台面上剩下的球全部入袋

#3 温布利大师赛:只有上个赛季排名前16位的选手才有资格参加

#4 John Parris:英国顶级球杆品牌

#5 母球:白球

#6 做斯诺克:控制母球(白球)躲到一个或多个非目标球后面,以使对方在下一杆不但无法沿直线击中目标球整体,也无法沿直线蹭到目标球边沿。这样对方下一杆不得不采用弧线击打或通过撞击台边使母球走折线的方法击中目标球来解斯诺克,击打难度大大增加

#7 斯诺克世界锦标赛的参赛年龄规定21岁以上,阿周那只有17

#8 阿周那名字的寓意是“闪耀”或是“如白银一般闻名”

#9 斯诺克比赛都奇长无比。例如世锦赛的决赛就要打35局

【周迦】最后一个房间

角色死亡注意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冷风裹挟着刺骨的寒意席卷了这座小城。闹市区的背街冷冷清清,只有野猫光明正大地穿过街道在垃圾桶里找食。这条路上唯一的行人——一位上了年纪的房东太太立起大衣领子裹在脖子上。

“真是该死的天气!要不是为了这房子,我就是烂在家里也不会出门。”

她的房子已经空了一个月,并且以后也不可能租出去了。明天她就要和儿子搬到南方,今天是最后一次去给房子锁门。

那是一栋老式建筑二楼尽头的一间小房。原本就夹在背光的角落里,后来又发生了那样的意外,便更是难得出租了。

老人最后看了房间一眼,关上门。钥匙在有些生锈的门锁里转动发出咯吱的声响。

“请问这间房子出租吗?”

来人是一个褐色皮肤,穿着考究的青年。

“你想要这一间?”老人头也不抬继续锁门。

“是的。” 他真诚而笃定,“请问可以看看吗?”

一阵大风卷掉了老人夹在胳膊下的报纸。青年弯腰想把它捡起来。

“不不不!我自己来就行。” 老人费劲地蹲下来,迅速把报纸抽回手里。

打开油漆脱落的铁门,本就不阳光的房间在阴雨天里更显黑暗阴冷。桌椅床铺还算整齐,但也因为长时间空着积了厚厚的灰尘。

“我觉得挺好的。租金怎么给您?”

这年头奇怪的人多的很。不过这跟她没关系,她也懒得管。

“五百一个月,现金给我吧。事实上,我要搬走了。你想住多久都行。”

青年掏出一千元塞进老人手里,“我可能要住上一段时间了。”






褐肤的男子站在房间中央。空气中除了潮味仿佛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香。

“我回来了,迦尔纳。”

轻车熟路地移开床铺,彩色印花地毯上有一大片深棕色的污渍。青年欣然躺下,把脸埋在其中,手指轻搓着早已凝成硬块的羊毛。窗外又下起了雨。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安心地,满足地进入了梦境。

一份报纸从他衣服口袋里掉出来,上面写着,老公寓杀人案,凶手在逃。

最后的时间了小太阳冲啊!稳住!

【周迦】ROUTE 66

有钱人周X吃货迦
在一起设定 66号公路背景的沙雕故事
小太阳的新衣服可爱爆炸!







太阳掉到了地平线底下,橙色与紫色的晚霞铺展在整个天际。阿周那借着霞光看到那块孤零零的路牌,上用黑色油漆印着,阿马里洛(Amarillo)。

红色的敞篷吉普沿着笔直的公路穿过茫荒的原野。车载音响大声播放第五号匈牙利舞曲,其中突兀得夹杂着丁零当啷的响声,刻意和乐曲作对。车子开进中心城区,渐渐能看见远处闪着霓虹灯的店铺招牌。

“我饿了。”白皮肤的青年趴在车窗上继续摇着前天从博物馆里得来的铃铛。

“你要是再让这个铃铛发出声音,我就把它和你一起丢在路上喝西北风!”阿周那猛踩一脚油门。

旁边的人迅速安静下来。

阿周那撇了一眼,对方确实乖乖放下了铃铛,但又开始摆弄上午在礼品店里买的帽子。美国国旗配色,蠢得不行。迦尔纳把它戴在头上,帽子立刻被支棱的头发顶下来。




“就这吧。”

车子在一家亮黄色的餐馆面前停下。
外墙上用蓝色的大字写着THE BIG TEXAN。门口有一只假牛,它身上印着“FREE 72oz. STEAK”。大胃王挑战,只要在一个小时内吃完一份72盎司的牛排,以及沙拉、土豆等4份配菜,这一单就完全免费!否则就得乖乖付上饭钱。

偌大的餐厅里热闹非凡。当地人举着啤酒愉快地交谈,还有几个弹吉他的牛仔,花两美金就能点一首喜欢的歌。他们被带到一条木质长桌前坐下。

“想吃什么?”阿周那把菜单推到迦尔纳面前。

“这个。”

阿周那看了一下那张大胃王广告,几乎要被逗笑了,“先说好,我可不会帮你买单。”

食物很快就端了上来。巨大厚实的烤牛排淋上特质的酱汁,热气蒸腾,油脂浸透。另外四个白色的大盘子里盛着配菜满满当当堆在桌子上。客人们听说有大胃王挑战都好奇地围上来。当他们看到挑战者是一个纤瘦的青年时更是瞪大了眼睛。穿格子衬衫的服务员掏出一个计时器。迦尔纳点点头,抄起刀叉就吃起来。

阿周那默默往旁边移了两格,冷漠地掏出手机直播迦尔纳吃饭。在一起这么多年,他很清楚迦尔纳并不是个很能吃的人。他已经想好了,只要对方表现出吃不下的样子,他就立马跑路。他拒绝承认自己认识这个把脸丢到美国的混蛋。

迦尔纳吃相优雅但速度奇快。他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塞肉,腮帮子像松鼠一样鼓起来嚼啊嚼,趁着这个空隙再飞快地挖一勺土豆泥或沙拉送进嘴里。面前的食物以堪比快进的速度减少。阿周那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拿住手机。人群发出惊叹的声音,还有口哨声,帮着加油的欢呼声。不到一小时迦尔纳就把面前的几个盘子清得干干净净。

“恭喜您!这一桌免单!”人们爆发出欢呼。

阿周那收起手机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领着迦尔纳往外走。他特意观察了,吃了这么多迦尔纳的肚子也只是稍微鼓起来了一点,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怪物,真正的怪物。这个人的胃怕是黑洞吧!

走到餐厅门口迦尔纳突然不动了,目光死死黏在炸牛奶球的师傅身上。阿周那拉了他一把,还是不动。

“套餐里没有甜点。”




迦尔纳如愿以偿抱着厨房热情赠送的一大袋牛奶球回到车上。

一路相顾无言。只有嘎吱嘎吱嚼东西的声音。

阿周那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之前是不是都没吃饱过?”

“还好。”

再次深吸一口气:“你是不是怕把我吃破产?”

“……”

商业巨子阿周那,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生。










【伯爵咕哒】谁偷了我的豚骨香汤拉面


智障超短片
严重ooc
微弓凛


睡觉之前藤丸立香准备去找卫宫确定明天早餐的事宜。她在走廊上碰见了刚从房间里出来的爱德蒙。
“晚上好啊,岩窟王。” 她平时不这么叫,但这位素来生活精致的人今天居然缺席了晚餐,怕是遇到了什么倒霉事。毕竟是幸运成谜的男人啊。
爱德蒙看见她,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他披一件墨绿色的丝绸睡袍,趿着拖鞋。然后一言不发地继续往前走。
“咦你去哪儿啊?”立香有点不满意,你爱德蒙好歹也是今天的中意从者呢。
“抽烟。”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手卷的烟来,像是证明一样拿给她看。


不出意料地在厨房里找到了卫宫。这时深色皮肤的从者刚刚脱掉粉色的hello kitty围裙。料理台上有一晚刚做好的豚骨拉面,醇厚的香味钻进咕哒的鼻子里。雷打不动的,给凛的贴心夜宵。
“卫宫老妈…” 她叫了一声。对面的人挑起一根眉毛看着她。
“呃…卫宫大厨?” 见对方满意了 ,她继续说:“晚餐别做麻婆豆腐了。吉尔伽美什们扬言再看到它就掀了迦勒底。”
“好好,知道了。”卫宫一边义正严辞地点头一边默默记下了明天给麻婆豆腐放三倍辣椒。
“还有…”少女转着眼睛思考,突然看到门框后面有一撮熟悉的白毛!
她一下舌头打了结:“别给alter小姐的鸡蛋饼里放鸡蛋……啊不,是罗勒叶。”
很好,受到了卫宫英灵的嘲笑。
笑完了笨拙的御主卫宫正要把拉面给凛端过去,被立香拦住了。
“哎,等一下。我之前定的新锅子到了,我们去达芬奇那看一下吧。”
“我先把面送了…”
“快点快点,去啦去啦。” 她半拖半拽地推着一脸不知所措的英灵走了出去,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谁偷了我的豚骨香汤拉面!” 当咕哒一把打开爱德蒙的房门时她听见厨房里卫宫的吼叫。
“你们这群潘德拉贡!有本事偷拉面,就没本事出来吗!”
房间里真正的罪魁祸首充耳不闻。端着一碗面硬是吃出了法式大餐般的优雅,并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算是给立香打招呼。
“你喜欢吃日本拉面?” 少女径直到沙发上坐下。对面的伯爵吃的满嘴面条没空理她。
“不是,你竟然会用筷子?” 藤丸立香突然抓住了重点。她记得去年过年迦勒底举行夹豆子比赛伯爵得了倒数第一。
“那当然。”
正当立香苦思冥想时爱德蒙已经吞下了拉面并熟练地卷起一筷子伸到她鼻子底下。
“张嘴。啊——”
少女猝不及防地脸一红,飞快低头吃了这口面。
然后她听见爱德蒙在耳边的低低的声音:“味道怎么样啊,我的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