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杖糖

最后的时间了小太阳冲啊!稳住!

【周迦】ROUTE 66

有钱人周X吃货迦
在一起设定 66号公路背景的沙雕故事
小太阳的新衣服可爱爆炸!







太阳掉到了地平线底下,橙色与紫色的晚霞铺展在整个天际。阿周那借着霞光看到那块孤零零的路牌,上用黑色油漆印着,阿马里洛(Amarillo)。

红色的敞篷吉普沿着笔直的公路穿过茫荒的原野。车载音响大声播放第五号匈牙利舞曲,其中突兀得夹杂着丁零当啷的响声,刻意和乐曲作对。车子开进中心城区,渐渐能看见远处闪着霓虹灯的店铺招牌。

“我饿了。”白皮肤的青年趴在车窗上继续摇着前天从博物馆里得来的铃铛。

“你要是再让这个铃铛发出声音,我就把它和你一起丢在路上喝西北风!”阿周那猛踩一脚油门。

旁边的人迅速安静下来。

阿周那撇了一眼,对方确实乖乖放下了铃铛,但又开始摆弄上午在礼品店里买的帽子。美国国旗配色,蠢得不行。迦尔纳把它戴在头上,帽子立刻被支棱的头发顶下来。




“就这吧。”

车子在一家亮黄色的餐馆面前停下。
外墙上用蓝色的大字写着THE BIG TEXAN。门口有一只假牛,它身上印着“FREE 72oz. STEAK”。大胃王挑战,只要在一个小时内吃完一份72盎司的牛排,以及沙拉、土豆等4份配菜,这一单就完全免费!否则就得乖乖付上饭钱。

偌大的餐厅里热闹非凡。当地人举着啤酒愉快地交谈,还有几个弹吉他的牛仔,花两美金就能点一首喜欢的歌。他们被带到一条木质长桌前坐下。

“想吃什么?”阿周那把菜单推到迦尔纳面前。

“这个。”

阿周那看了一下那张大胃王广告,几乎要被逗笑了,“先说好,我可不会帮你买单。”

食物很快就端了上来。巨大厚实的烤牛排淋上特质的酱汁,热气蒸腾,油脂浸透。另外四个白色的大盘子里盛着配菜满满当当堆在桌子上。客人们听说有大胃王挑战都好奇地围上来。当他们看到挑战者是一个纤瘦的青年时更是瞪大了眼睛。穿格子衬衫的服务员掏出一个计时器。迦尔纳点点头,抄起刀叉就吃起来。

阿周那默默往旁边移了两格,冷漠地掏出手机直播迦尔纳吃饭。在一起这么多年,他很清楚迦尔纳并不是个很能吃的人。他已经想好了,只要对方表现出吃不下的样子,他就立马跑路。他拒绝承认自己认识这个把脸丢到美国的混蛋。

迦尔纳吃相优雅但速度奇快。他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塞肉,腮帮子像松鼠一样鼓起来嚼啊嚼,趁着这个空隙再飞快地挖一勺土豆泥或沙拉送进嘴里。面前的食物以堪比快进的速度减少。阿周那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拿住手机。人群发出惊叹的声音,还有口哨声,帮着加油的欢呼声。不到一小时迦尔纳就把面前的几个盘子清得干干净净。

“恭喜您!这一桌免单!”人们爆发出欢呼。

阿周那收起手机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领着迦尔纳往外走。他特意观察了,吃了这么多迦尔纳的肚子也只是稍微鼓起来了一点,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怪物,真正的怪物。这个人的胃怕是黑洞吧!

走到餐厅门口迦尔纳突然不动了,目光死死黏在炸牛奶球的师傅身上。阿周那拉了他一把,还是不动。

“套餐里没有甜点。”




迦尔纳如愿以偿抱着厨房热情赠送的一大袋牛奶球回到车上。

一路相顾无言。只有嘎吱嘎吱嚼东西的声音。

阿周那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之前是不是都没吃饱过?”

“还好。”

再次深吸一口气:“你是不是怕把我吃破产?”

“……”

商业巨子阿周那,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生。










【迦咕哒君】极夜


没有良心的master就想看小太阳开车
无证驾驶注意⚠️ooc注意⚠️





太阳最后一缕光线消失在地平线后,南极大陆迎来了即将持续半年的极夜。没有太阳的照射意味着这冰封的大陆更加寒冷了。藤丸立香合上厚厚的日记本,用毛毯把自己裹住。来到迦勒底快三年了,但他无论如何也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更别说迦勒底的供暖系统时好时坏。在这种极端环境中维持人类正常生活已是奇迹,他不能再奢求这里四季如春。男孩把自己又裹紧了一点,低头喝了一口用来捂手的热茶。比起刚才已经有些冷掉了。果然还是叫迦尔纳来吧。

白发的英灵很快就出现在房间里。他非常自觉得穿着最终再临时的紧身衣,手里抱着从另一套服装上扒下来的粉色毛绒。

少年御主怕冷。自迦尔纳被召唤出来便担起了私人暖炉的工作,大部分时间顶着中意从者的名号在my room里陪立香。男孩愿意跟迦尔纳分享所有事,他是个极好的听众,安静又认真地听立香说的每一句话。

“今天暖气坏了,有点冷。” 迦尔纳走到床边把毛绒绒盖在少年身上。

藤丸立香满足地缩进毛绒绒里,只露出一小撮头发翘在外面。过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还不够暖和,少年探出头:“迦尔纳也躺过来吧。”

“好的。” 迦尔纳很乐意当小御主的暖炉。他掀开被子靠着男孩躺下,小心翼翼地把他圈在臂弯里。藤丸立香像小动物一本能地靠近热源。少年在颈窝旁边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

“迦尔纳晚安。”

这一觉睡得安稳。大概是身体和精神都得到了很好的休息,藤丸立香很早就醒了。这本该是一个美好的清晨——如果裆部没有撑起来的话。

藤丸立香,人类最后御主,现在慌得一批。这对一个成长期的少年来说本来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但自己身边还睡着个迦尔纳,自己的专用暖炉以及暗恋的英灵。这就很难办了。

藤丸立香缩成一团大气也不敢出。所幸他背对着迦尔纳不至于让对方发现。仔细地听了一会,背后呼吸声均匀,迦尔纳应该还没醒。好,只要不吵醒他偷偷到厕所去解决就行了。但不幸的是,英灵的一条手臂搭在他身上。总之先把他的手移开再说。

深吸一口气,用三根手指捻住对方的手腕,缓慢地向上平移。他知道迦尔纳很轻,但现在未免太顺利了。仅仅用了拎起布料的力气就抬起了他的手,而且还顺着男孩使力的方向往回收。这非常不对劲。立香转过头正好对上迦尔纳清澈的眼睛。对方像从来没睡着一样直直地看着他。

“Master早上好。”

“啊!迦…迦尔纳早上好。”活见鬼都没这么吓人吧!

“我去上个厕所。”反应过来的立香干净利落一把掀开被子。

由于过分激动,半张被子直接哗啦一声掀下了床。藤丸立香整个人,包括顶起来的裤裆一览无余。两个人都愣住了。男孩率先反应过来掉头就往厕所跑,迦尔纳一伸手把他拉了回来。



一架简陋的南极雪橇



清理干净的两人重新躺回床上。离起床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迦尔纳小心翼翼地把他圈在臂弯里。藤丸立香像小动物一本能地靠近热源。少年颈窝旁边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

漫长的极夜再也不会寒冷。

【伯爵咕哒】谁偷了我的豚骨香汤拉面


智障超短片
严重ooc
微弓凛


睡觉之前藤丸立香准备去找卫宫确定明天早餐的事宜。她在走廊上碰见了刚从房间里出来的爱德蒙。
“晚上好啊,岩窟王。” 她平时不这么叫,但这位素来生活精致的人今天居然缺席了晚餐,怕是遇到了什么倒霉事。毕竟是幸运成谜的男人啊。
爱德蒙看见她,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他披一件墨绿色的丝绸睡袍,趿着拖鞋。然后一言不发地继续往前走。
“咦你去哪儿啊?”立香有点不满意,你爱德蒙好歹也是今天的中意从者呢。
“抽烟。”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手卷的烟来,像是证明一样拿给她看。


不出意料地在厨房里找到了卫宫。这时深色皮肤的从者刚刚脱掉粉色的hello kitty围裙。料理台上有一晚刚做好的豚骨拉面,醇厚的香味钻进咕哒的鼻子里。雷打不动的,给凛的贴心夜宵。
“卫宫老妈…” 她叫了一声。对面的人挑起一根眉毛看着她。
“呃…卫宫大厨?” 见对方满意了 ,她继续说:“晚餐别做麻婆豆腐了。吉尔伽美什们扬言再看到它就掀了迦勒底。”
“好好,知道了。”卫宫一边义正严辞地点头一边默默记下了明天给麻婆豆腐放三倍辣椒。
“还有…”少女转着眼睛思考,突然看到门框后面有一撮熟悉的白毛!
她一下舌头打了结:“别给alter小姐的鸡蛋饼里放鸡蛋……啊不,是罗勒叶。”
很好,受到了卫宫英灵的嘲笑。
笑完了笨拙的御主卫宫正要把拉面给凛端过去,被立香拦住了。
“哎,等一下。我之前定的新锅子到了,我们去达芬奇那看一下吧。”
“我先把面送了…”
“快点快点,去啦去啦。” 她半拖半拽地推着一脸不知所措的英灵走了出去,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谁偷了我的豚骨香汤拉面!” 当咕哒一把打开爱德蒙的房门时她听见厨房里卫宫的吼叫。
“你们这群潘德拉贡!有本事偷拉面,就没本事出来吗!”
房间里真正的罪魁祸首充耳不闻。端着一碗面硬是吃出了法式大餐般的优雅,并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算是给立香打招呼。
“你喜欢吃日本拉面?” 少女径直到沙发上坐下。对面的伯爵吃的满嘴面条没空理她。
“不是,你竟然会用筷子?” 藤丸立香突然抓住了重点。她记得去年过年迦勒底举行夹豆子比赛伯爵得了倒数第一。
“那当然。”
正当立香苦思冥想时爱德蒙已经吞下了拉面并熟练地卷起一筷子伸到她鼻子底下。
“张嘴。啊——”
少女猝不及防地脸一红,飞快低头吃了这口面。
然后她听见爱德蒙在耳边的低低的声音:“味道怎么样啊,我的共犯?”